当前位置:亿安化学国学红楼梦中王夫人被贾母骂,为什么尴尬的是薛姨妈?
红楼梦中王夫人被贾母骂,为什么尴尬的是薛姨妈?
2022-11-24

薛姨妈是薛蟠和薛宝钗之母,王夫人之妹。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相关内容,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

鸳鸯平静地生活,因为贾赦突然派邢夫人讨她做妾被彻底打乱。她拒绝不从,贾赦竟然无耻地威胁她不算完。鸳鸯也是烈性,直接告到贾母那里。

贾母一听勃然大怒,将坐在旁边的王夫人一顿大骂,还是探春替嫡母分辨,才给了双方台阶,贾母说冤枉了王夫人。

王夫人被骂,最尴尬的是薛姨妈。自己的姐姐快五十岁了还被婆婆骂,她这妹妹坐在旁边劝说不是,分说不是,坐不是,走又不是……

这就是薛姨妈当时面对的寄人篱下的尴尬。

可能有些人会认为她的处境是自找的。如果她不来贾府谋求“金玉良姻”,也不会有这会儿的难受。如果她只是单纯的串门访亲,贾母绝不会放着她这客人的面骂对方的姐姐。哪怕是自己儿媳妇。

贾母毫不顾忌薛姨妈在旁边,不但骂了王夫人,还对薛姨妈说邢夫人不孝顺,这话看似亲密不避嫌疑,其实是完全不在乎薛姨妈的存在。

薛家当时在贾家已经住了五年,眼瞅着还要住下去。贾家什么情况薛姨妈一清二楚。贾母几次明里暗里撵逐,她都“大萝卜脸不红不白”的装不懂,贾母对她毫无办法。既然撵不走,也就不把她当客人,该有的待客之道也没有,尊重更是谈不上。

薛姨妈被如此待遇,现在人看来可能没什么。但古代的贵族之间,却是极为“羞辱”人的。

前文我们解读刘姥姥二进荣国府时,曾经提到过鸳鸯和王熙凤将她当做女蔑片戏耍。往前推到第二十八回,冯紫英请客,贾宝玉提议作[悲愁喜乐]酒令,薛蟠其实就被当成“蔑片相公”。发起人还是他的表弟贾宝玉。

薛蟠的处境,也是薛家在贾家人心中的地位。而刘姥姥的遭遇,更代表了薛家这等攀附贾家之人,不可避免遭受到的待遇。

贾母不给薛姨妈应有的尊重,去薛宝钗的房间还横挑鼻子竖挑眼,毫不客气的大加干预指手画脚。这要是其他客人,老太太绝不会如此“失礼”。

当主人有些行为看似亲密,实则“无礼”,就是对客人最大的嘲讽。

薛姨妈这边好容易等到了邢夫人过来,也就识趣的退出回了家。上次有朋友对我这个表述提出异议,说薛家住的是贾家的房子,如何能说回家?难不成我要说“薛姨妈也就识趣的退出,回到住了几年的贾家的房子”?有些真的不需要吹毛求疵,大家明白就可以。这里权作一笑。

然而,薛姨妈没想到她都回家了,却没等躺下休息,又被贾母派人薅了起来。

(第四十七回)贾母说毕,命人来:“请了姨太太你姑娘们来说个话儿。才高兴,怎么又都散了!”丫头们忙答应着去了。众人忙赶得又来。只有薛姨妈向丫鬟道:“我才来了,又作什么去?你就说我睡了觉了。”那丫头道:“好亲亲的姨太太,姨祖宗!我们老太太生气呢,你老人家不去,没个开交了,只当疼我们罢。你老人家嫌乏,我背了你老人家去。”薛姨妈道:“小鬼头儿,你怕些什么?不过骂几句完了。”说着,只得和这小丫头子走来。贾母忙让坐,又笑道:“咱们斗牌吧。姨太太的牌也生,咱们一处坐着,别叫凤姐儿混了我们去。”

贾母说“高兴”,就要薛姨妈和姑娘们陪着说话。姑娘们就罢了,孙女、外孙女可不就是这时候需要他们,但薛姨妈年纪也不轻了,在她旁边坐了大半天不说,还见识老太太骂自己姐姐的威风。再来只会更尴尬。

但贾母并不在乎。她想叫薛姨妈来,就派人去叫。不管薛姨妈愿意不愿意、方便不方便。

林黛玉曾说她在贾府的生活“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王夫人不喜欢她,底下人察言观色就给了她很大压力。

其实薛家在贾家的压力同样有。薛姨妈这次就实实在在地体会到了。问题是这样的事持续了整整八年,也是要命。

薛姨妈也说,我才来了又去干什么。还教小丫头说自己睡着了。主要就是怕再遇到尴尬的事。刚才那个场面也让她很难堪,今天想休息一天,不用在贾母跟前绞尽脑汁的承欢伺候。

可贾母吩咐了小丫头当然不会听薛姨妈的。死拖活拽地将薛姨妈再请了去。

尤其小丫头那句话说得特别扎心:“我们老太太生气呢,你老人家不去,没个开交了……”合着薛姨妈就是给贾母开心去的。这与刘姥姥又有什么区别!不过就是分寸罢了。

贾母任由王熙凤等人折腾刘姥姥,她又去妙玉的栊翠庵折腾妙玉,如今又折腾薛姨妈,可不就是主人在行使权力么!

小丫头无心的一句话,却是薛姨妈心中难掩的苦涩。曾几何时,她是薛家的大奶奶、当家人。上面又没有公婆长辈,她在家里何尝不是贾母一般存在。

奈何丈夫英年早逝,留下一双儿女和濒临崩溃的薛家商业版图。虽然薛家不像贾家有明确的继承顺序,各房应该各有负责。薛姨妈这边还有小叔子薛蝌父亲帮忙照顾。可商贾之家,利益斗争只会比贾家更残酷。

薛姨妈一介女人家,不能够抛头露面,甚至也谈不上什么铁腕女强人。她要保住自己的利益,给儿子薛蟠保住更多的利益,仅靠自己是不能的。必须要靠近在咫尺的娘家。

当时王家家主是薛姨妈的长兄,也就是王熙凤父亲。薛姨妈有娘家支持倒也还算勉强支撑。

不想薛蟠突然为了香菱打杀人命。虽然看似无关紧要,可案子哪怕有薛家和王家周旋,也一直没有结。就证明当时的应天府知府是个“狠角色”,并不给薛家和王家面子。直到贾政安排贾雨村去才断了葫芦案。

薛姨妈此时已经带了一双儿女进京。借口是薛宝钗选秀、整理生意和忘亲,实则真正原因只有两个。

一,解决薛家当下燃眉之急。

薛蟠打死人命,金陵不能再呆,否则无人管得了他,还得惹祸。而且对薛家的声誉也不利,会影响薛家的前途。

二,闯出薛家未来的发展之路。

薛家情况雪上加霜。一方面没有家主,生意凋敝,濒临破产。一方面是薛蟠不学无术后继无人。

如此的薛家就算过得去眼前,日后也必然一败涂地。薛姨妈不可能跟着儿子一辈子,王家也不可能永远支持薛家。薛蟠自己不成器,唯有靠薛宝钗嫁个好人家,再帮衬着哥哥。

于是,“金玉良姻”就成了解决薛家问题的一举两得的好办法,也是唯一办法。

首先,金玉良姻结成,薛家有了贾家支撑,将双方所有实力调动起来,就可保无虞。

当然,不是贾家,京城任何豪门也可以。问题是别人家瞧不起他们,他们也高攀不上。唯有贾家一条路。

其次,王家已经有王夫人和王熙凤控制荣国府长房和二房,漏洞就在下一代的贾宝玉这里。如果薛宝钗嫁给贾宝玉,日后贾琏和贾宝玉继承荣国府的爵位和爵产,他们这两脉都有王家血统。王家将彻底控制荣国府。

到时候王家反客为主,将贾家和薛家捆绑一起形成铁三角,薛家可保无虞。但前提是金玉良姻必须成功。

薛姨妈数年不敢离开贾家的原因就在于此。一旦离开就要功败垂成。到时候她们丢了脸不说。孤儿寡母谁来管?

薛姨妈很难,不是难在她在贾家“含羞受辱”的熬着日子,而是难在金玉良姻对她来说希望不大。更是难在只要有一线希望,为了儿女她都不敢走,必须要争取。

很多人对薛姨妈不以为然,觉得她的存在成了林黛玉和贾母最大的拦路石。其实薛姨妈并非不知道羞耻,也并非不想离开贾家。她是不敢走。

如果要用一个现代词汇形容薛姨妈,就是“为母则刚”。她为了儿女能够付出一切。尽管她教育薛蟠失败,今时今日是她咎由自取。但是薛姨妈仍旧不愧是个为了儿女勇于付出的母亲。

薛姨妈的付出,贾母并不稀罕知道,她对薛家也不需要体谅。薛姨妈的难处也轮不到她来可怜。她却因为薛姨妈的存在而进退两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