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亿安化学情感男人从后面进太舒服了,睡着舒服一定会幸福你不懂
男人从后面进太舒服了,睡着舒服一定会幸福你不懂
2022-09-24

01

哭荷独听雨你好,我今年32岁,老家在河北的一个小村庄,家里有一个哥哥。

爸爸以前开着一间铁匠铺,妈妈给爸爸打下手,靠着这间铁匠铺,爸爸养活了全家,也供我读书十几年。

读书的时候,我算得上别人家的孩子,学习一直拔尖。

后来,我按照爸爸的教导,考上了石家庄一所不错的师大。

再后来,我又考上了北京一所师范大学的研究生。

学业一直很顺,可是,我的感情生活总是遭遇波折。

本科时谈的男朋友,毕业后回到老家湖南,我们的感情不了了之。

研究生时谈的男朋友,毕业时劈腿了,他说我没情趣,那一刻,我撕心裂肺,追我的时候,说我是女神,甩我的时候,说我没情趣。

渣男!

我是个重感情的人,这两段失败的感情,对我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我对爱情有了恐惧症。

02

研究生毕业后,我在北京一家教育集团当了老师。

北京的生活,节奏快,压力大。虽然,老家的人都以为,我已经在北京工作,已经是扎根的人了,殊不知,我每天住在出租屋里,数着还有几天发工资,还要给妈妈寄多少钱时,心里的心酸。

我上了研究生后,我爸爸的铁匠铺生意惨淡,关了门。

爸爸之前的积蓄大部分给了哥哥做生意,哥哥开了一家古玩店,他说他的一个朋友做这行赚了大钱,他也要做。

哥哥之前不好好学习,初中毕业就混社会,经常闯祸让父母头痛,这次一门心思要做点事,我爸妈就同意了。

03

结果,他开店两年,把所有钱都赔光了,后来又到处打工,挣的钱还不够自己花销。

他还动不动跑到北京来找我,我每次看他可怜兮兮的样子,就请他吃顿好的,再给他点钱。

也许,是我的心软,造就了他的得寸进尺。

他来北京的次数变得越来越频繁,向我要钱的数额也越来越大。

有一次,他又要钱,张口就是4000块,说欠了别人的钱,那几天,我工作上也遇到了一些问题,很烦躁。

我当时就拒绝了他。

结果,我哥把电话打给我妈,我妈在电话里一直责怪我,说我没良心,还说我曾经的学费,也有很大一部分是我哥打工挣来的钱,现在他落魄了,我帮帮他是应该的,如此等等。

我和我妈又大吵了一架,我以为,这事就这样结束了,没想到,半夜里,我哥又来敲我的门,他喝了酒,在我房间里嚎啕大哭,还说,如果今天我不管他,债主就会剁了他的手指头,他说这话的时候,我看到他眼睛里有怜悯又有邪恶。

那天晚上,我收留了他,也答应给他4000块。

但我警告他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休想从我这里拿到1分钱。

他满口答应。

可是,一个月后,他又来了,这让我异常恐怖。

04

我想逃离我哥,还有那个像深渊一般的家。

我非常痛苦。

就在那个时候,我认识了一个男生叫温强,他在一家影楼做后期,主要工作是修图。

认识他是偶然,后来,我发现除了我们租住的房子离的很近,每天还乘坐同一列地铁。

他这个人积极开朗,对很多事物有独特的看法。

他身上散发着一种独特的魅力,我渐渐喜欢上了他。

认识半年后,我们成了恋人。

之前他向我坦白过,他没有学历,只有小学毕业,后来,走向社会后,因为喜欢电脑修图,自学了很多东西,在影楼后期制作团队中做到了总监的位置。

我突然觉得,他比那些科班出身的人还要坚定,能吃苦,我被他深深吸引。

05

后来,温强想离开北京,回老家创业,而我那段时间被我那个混蛋哥哥折磨的痛不欲生。

我也想逃离目前的这一切。

于是,我很快做出了决定,离开北京,和温强一起来到了他的老家。

那是西北的一座小城,那里没有高铁,也没有哈根达斯。

缓慢的生活节奏,和淳朴的民风,让我瞬间爱上那里。

温强的父母都是企业职工,早已退休,他有4个姐姐,除了小姐姐在海南,其他姐姐们都在小城。

看得出来,温强是整个一大家子宠着长大的,对他的回归,她们都非常开心,然而,更开心的是,温强有了我这个温柔而高学历的女友。

06

温强用这几年的积蓄,在家乡开了一家火锅店。

而我,在一家培训学校当了老师。

几个月后,我们都各自进入正轨。

然而,我的父母和我的哥哥对我离开北京去大西北非常生气,我妈在电话里咆哮,说我是白眼狼,还说我没有出嫁就跟着男人跑,厚颜无耻。

那时候,温强对我很好,来到他的家乡后,他怕我不适应,工作之余,他把更多的时间用来陪我。

不顾家里人反对,一年后,我和温强结婚了。

结婚前,我们回了一次河北,我爸对温强说,结婚可以,我要看你的诚意,真心想娶我女儿,彩礼20万,还要帮我哥还掉10万块的欠账,其实那时候,我们老家没有那么多彩礼,他这是故意刁难温强,我都觉得爸爸太过分了。

温强听完却说,只要能娶到小禅(我的小名),再大的困难都不是困难。

第二天,温强给我爸的账户里打了30万,我爸才把户口薄给我。

我妈一直哭,一直骂我,看着我妈的眼泪,我有那么一瞬间,有点动摇,觉得自己心太狠,但我很快又恢复理智。

07

我回到西北小城,和温强办了婚礼。

结婚那天,场面很热闹,都是温强这边的亲戚朋友,我这边,除了从北京飞过来的两个朋友,娘家人一个都没有来。

温强看到我眼里的落寞,他安慰我说,没事,嫁给我,你就是我的全部,我的家人就是你的家人,他们也会像我一样爱你。

我的婆婆公公人很好,几个大姑子也很关照我。

没多久,我怀孕了。

在我怀孕快三个月的时候,培训学校业务增大,每个人都忙的像陀螺。

有几天,我稍微有点不舒服,温强让我请假但也没有太在意,我觉得自己也没有那么娇气,坚持一下就好了。

没想到,那天加班回到家,我突然腹痛难忍,急急忙忙到医院,医生说是先兆流产,我当天就住院保胎。

虽然,也用了保胎的药,但最终,我还是流产了。

08

那段时间,我非常痛苦。

我请了假,在家休养,婆婆每天做好吃的照顾我。

温强忙完店里,也会抽时间陪我,他安慰我说,孩子以后还会有的,让我别气馁。

看我这边没有朋友,他也会把我带进他的圈子里。

之前,我妈知道我怀孕了,责怪我说,这么早要孩子我没脑子,万一温强这边的火锅店倒闭了,我到时候离婚的话,有个孩子多一个拖累。

现在,我流产了,她直接打电话给温强,并骂他,说他没有照顾好我,还说,我明明身体不好,这样流产,如果以后怀不上了怎么办?

温强各种解释说,是他不好,没有照顾好我,以后一定好好照顾我。

我妈又问,你光是嘴上说说,谁能相信,为了证明你说的话是真的,你现在给我打过来2万块钱,我就相信。

温强把这些话告诉我的时候,我感觉脸都烫烫的。

他问我,这钱给不给了,我听你的。

我说,不给。

为了逃离我的爸爸妈妈哥哥,我离开了北京,和温强来到他的老家,没想到,她们想要榨干我的目的还是那么明确,而且,手段拙劣。

09

温强没有打钱,我妈妈天天打电话骚扰温强。

有一次,温强在家,她又把电话打过来,温强很无奈,电话是我接的。

不出我所料,我妈看我向着温强说话,她声嘶力竭地骂我,说我不长脑子,她还说,趁着温强家里理亏的时候,多要点钱,免得我离婚了,什么也捞不着。

我说,妈,你如果是真的为我好,你就别张口闭口就是钱,你不说,我反而会报答你的养育之恩,会孝顺你,你天天要钱,天天想压榨我,你会把我一步步逼走的。

说到这儿,我妈妈又大声骂我,你这个没良心的,被男人骗走,还说是你妈把你逼走的,有你哭的时候呢?

我没理她,我们的关系陷入僵局。

10

我和家里人的关系,温强太了解了。

他也不是一次听到我妈说,他的火锅店会倒闭,我们迟早会离婚。

而这一次,我和我妈闹的这么僵,他更加明白了我的处境。

看我挂了电话,不住的掉眼泪,他搂住我说,他会好好努力,一定会赚很多钱,给我幸福的生活,绝对不会让我的娘家人看低,更不会发生离婚的事。

看着他眼里的坚定,我的内心方才有了一束温暖的光。

说实话,跟着温强来到这个小城,没有了北京的五彩缤纷,色彩斑斓。有的只是简单的生活,普通的一日三餐,偶尔一起追剧的点点滴滴。但是,我心里始终是踏实的,越是看到娘家人对我无尽的压榨,我越是觉得,离开是我做过不多的正确的选择。

11

后来,我又去培训学校当老师,我和家里人的联系越来越少。

我爸妈需要钱的时候,也会给我打电话,我也会根据情况,尽我的孝心,但不是她们要多少,我给多少。

温强的火锅店在第二年的时候,生意不好,确实赔了钱。

那段时间,我哥哥突然从河北跑来看我,看到了温强生意失败的事,幸灾乐祸的说,你就是没脑子,自己一个研究生,被一个初中毕业的男人骗的团团转,你脑子里是屎吗?

现在好了吧,他都一无所有了,你还不赶快离婚,还想继续被骗的精光吗?

他的话没有一句关心,有的只是讽刺和挖苦。

我没有理他,过了几天,他带着这个特大消息回去了,不出我所料,我哥回去后的第一时间,我爸妈都开始了电话轰炸,让我赶紧离婚,他们帮我物色了一个男人,今年49岁,离过三次婚,但是他有钱,他看了我的照片后说,愿意娶我,不介意我离过婚。

如果我愿意离婚,那个男人说,可以直接来西北小城接我。

听完我爸妈这些话,我开始怀疑,我是不是他们捡来的,等着长大后为他们赚钱的工具。

那一次后,他们的电话,我再也没有接过。

12

我把自己的积蓄都给了温强,他去成都考察学习后,重新加盟了一家火锅店。

这一次,因为有总店里不定期的指导,火锅店的生意一直不错,开了两年后,我们又开了两家分店。

每年的营业额也很客观,温强的事业再次走向正轨。

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我们再也不用为买房是公积金按揭还是商贷而纠结,有喜欢的衣服,再也不用先看价格,唯一遗憾的是,我的肚子一直没有反应,一直没有怀孕。

后来做了两次试管婴儿,都失败了。

温强看我那么痛苦,他说,不生了,他不想再看我这么遭罪,抱养一个得了。

我虽然也很纠结,最终同意,在福利院领养了一个小女孩。

可喜的是,在女儿三岁的时候,我又怀孕了。

隔年春暖花开的时候,我生下一个儿子。

温强喜极而泣,他说,今生娶了我,是他这一生的福气,他一个没有学历没有钱的普通人,娶了我这样一个高学历又漂亮的女人。

而我说,也谢谢你在我最难的时候,给我内心的安稳。

在领养了女儿的那几年,温强生意失败那几年,我妈在电话里无数次的骂我,讽刺我,侮辱我,说我大好的前程不去奔,非要赖在这样一个男人身上,说我贱。

后来,温强有钱了,我妈又说,我发达了,不支援家里,不给哥哥帮衬。

我听完这些,淡然一笑。

我的原生家庭就是我的一个劫难,给我各种痛苦,但我会把这无穷无尽的痛苦,转化成动力。

我会适当孝顺,偶尔自私,把自己的小家经营的绘声绘色,才是我的终极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