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亿安化学健身曝全国业余围棋公开赛男女参赛比例竟为100:1
曝全国业余围棋公开赛男女参赛比例竟为100:1
2022-09-22

首届“青白江·智慧瀚城”杯全国业余围棋公开赛28日在成都市青白江区大弯中学收官。本届比赛由中国围棋协会、成都市体育局、青白江区人民政府主办,成都棋院、青白江文体广新局承办,成都市棋类运动协会协办,比赛由成都瀚翔置业有限公司独家赞助。比赛吸引了包括“业余围棋四大天王”在内的国内一流业余好手,用胡煜清7段的话来说,“应该算国内最高水平的业余比赛了。”而所谓业余高手,基本是指男棋手,参加业余大赛的女棋手可谓凤毛麟角。拿本次青白江赛来说,报名棋手百余人,只有两位女棋手。比赛第二天,来自重庆的年轻姑娘蒋晓丹5段留下1胜2负的战绩提前退出,就只剩下年近50的成都老将高又彤5段。男女100∶1这样的参赛率,凸显了当前业余棋界男女生态环境极度不平衡的现状。而很多男子业余高手光靠每年参加比赛就能获得足以养活自己的奖金,这方面,女子业余棋手几乎不可能,对于她们来说,能多参加几项比赛就很不容易了。真可谓是,一半是火焰,一半是冰水。

扫描·男子

男子业余高手淡看职业段位

对于业余高手来说,职业段位没有意义,这个命题并不新鲜。事实上,本次青白江赛上,就有一位今年退去职业段位参加业余比赛的棋手,他名叫陶汉文,原职业二段,如今他变成了业余6段。而更有趣的是,本次比赛裁判长、成都棋院竞赛科的郑策三段也对此动心了,“冠军奖金6万,我一年的工资啊。我都想退段去打业余比赛了。”

根据规定,职业棋手有一次退段的机会,而在退段后还有一次后悔的机会,后悔了重新回到职业棋界就不可以再退段了。中国一代传奇业余高手刘钧就是职业出身,后来是因先天性心脏病而不得已退段。而现在选择退段的职业棋手则大部分是因为国内的低段棋手能下的比赛很少,生存环境也很艰难,反倒是业余棋界,从2008年起,大大小小的公开赛如井喷一般一年四季不断。退段后能成为一名业余豪强,一年怎么也能挣够足以养活自己的奖金。就拿郑策来说,“如果我退段,好好练一下棋,拿个6万元冠军奖金还是很有希望的。”做一名业余棋手,多花点时间练棋,选择性地参加一些比赛,再教点尖子生,郑策认为这样的生活还是很不错的。不过也就是想想而已,郑策感叹自己错过了最好的时机,“2007年,那个时候我还经常与胡煜清他们一起下棋,棋力状态都在巅峰期。现在年岁渐长,事务繁多,很难有时间练棋。”现在他经常比赛的反而是他的兼项国际跳棋,围棋正式比赛则暌违已久。本次青白江赛,他与沙星宇6段进行了一场比赛,最后因用时关系没有下完,但从局面看结果很难说。沙星宇也是业余棋界一名有竞争力的棋手,本次比赛获得第14名。这样看来,久疏战阵的郑策也是宝刀未老,退段还真是有吸引力的。

拿陶汉文来说,他现在是北京大学的学生,作为一名低段棋手,他在职业棋界能下的比赛有限,5月份在梦百合预赛中,他还因为比赛中看手机被对手投诉。也许以此为契机,他打报告退段,此后他在业余棋界混得很舒畅,比赛不断,自言“如鱼得水”。

扫描·女子

女子业余高手却是无赛可下

目前,国内大大小小的全国性业余公开赛多达20多项,冠军奖金从0.5万元到12万元不等,一般前50名都有奖金,最低500元左右不等。很多业余棋手有比赛时到各地参赛下棋,没比赛时教棋,都能活得滋滋润润。这些公开赛大部分都是不分男女组而是男女棋手均能参赛,表面上看来是公平公开,而实际上,由于很难从男棋手中杀出来,这样的混合参赛很多女棋手都不会参加。而设置女子组比赛、前几名也会有奖金的这样的大赛则凤毛麟角,而且参赛的女棋手还是不多。与此同时,女子业余棋手几乎是年纪越大越少出现在赛场上,这点和男子棋手非常不同,国内也一直没有专为女棋手开办的业余大赛,直到去年西安由孟昭玉二段发起创办了首届全国女子业余围棋名人赛,才填补了这项空白。

成都女子业余围棋目前的代表人物是杜雪雯5段。昨天,本报记者通过微信采访了正在无锡参加全国个人赛的她。“我一年一般下三个比赛:定段赛、全国围棋团体锦标赛、全国围棋个人锦标赛。这些比赛都是男女分组的。算是女子水平最高的比赛,时间长,对长棋也很有帮助。”至于业余大赛,“我很少参加。因为一般比赛期间道场会有训练,我觉得跑来跑去会很累,还不如在道场每天下棋复盘。还有就是参加业余大赛也很难拿到奖金。虽说有些业余比赛也会设女子组比赛,前几名也有奖金,但我还是觉得坐火车跑来跑去会很累,所以很少参加,平时都是在道场训练。但也有很喜欢参加比赛的女娃娃,几乎每个月都会去下。”孟昭玉创办的女子名人赛杜雪雯也参加了,并且通过了网络预选赛打进了16强,获得参加上海决赛的资格。最终她取得第四名,“虽然下得不太好,但能参加这种专为女子举办的比赛,感觉很好。”

今年的定段赛上,杜雪雯虽然又一次功亏一篑,但总体表现还不错,她表示她们这一批“水平接近的差不多10几个棋手的样子。不过现在有很多比我们小很多的小女孩就挺厉害的了。”她举出了金珊、孙冠群、周昱衫、赵一方、尹渠等女孩的名字,估计除了资深棋迷和家有冲段少女的家长,很少会有棋友会注意到这些名字。但她们或许就是未来国家女队的阵容。当然能成为国家女队的一员没那么容易,冲段少女们的前途并没有很多出路,“除了定段,就是自己考特招的大学,或者去教棋、讲棋,反正前途不太光明。拿我来说,还是想在道场训练,好好下棋,希望能定段成功。”

其实就算定段成功,相比男子棋手,职业女棋手能下的比赛也很少。除了上述三项大赛,目前职业赛事有女子联赛、建桥杯女子围棋公开赛等,世界比赛也不乏女子大赛。与此同时,作为女子围棋土壤的女子业余大赛却出现了断层。业余围棋女子难顶半边天,或许因此,国内女子围棋的发展相比男子围棋速度慢了很多,发展也不够均衡。

专访

马天放年入奖金30万

这个业余很职业

业余天王马天放7段以11战全胜的战绩夺冠,包括击败胡煜清、王琛、白宝祥等,一路连胜夺冠,在这样高水平的全国性业余大赛中实属罕见。而他一年平均30万元的税后收入,更是许多职业棋手都比不上。昨天,23岁的马天放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职业段位对我没有意义

成都日报记者(以下简称成都日报):首先恭喜你夺冠。上一次在比赛中全胜夺冠是哪一次?

马天放:我印象里是2013年的国庆道场杯。当时是13连胜夺冠,不过从水平来说,还是这届比赛更高。能11连胜不容易,对王琛、何天凝还有白宝祥,包括李元褀都比较难。

成都日报:你没有教棋,专注于下棋,这是你成绩更好的原因吗?

马天放:其实各人有各人的方法。有的棋手,他天天打游戏,照样保持很高的水准。而我就是天天上网下棋。我一般只找职业高手下棋,互有胜负。

成都日报:以职业段位而论,你觉得自己是几段?为什么放弃了定段?

马天放:可能是三段到四段之间。放弃定段是因为我感觉职业段位对于十二三岁的孩子来说会有用,对于我这样的棋手意义不大。而且现在很多世界职业大赛我们也可以参加。而对于小孩子来说,有职业段位等于有更多的参赛机会,因为年轻竞争力也会强很多。

成都日报:谈谈你参加职业赛事的感觉吧。

马天放:我参加过三次阿含·桐山杯、两届百灵杯、两届梦百合杯世界大赛。唯一一次打进本赛是第二届百灵杯,当时很危险,而且本赛第一轮就输给邱峻。这让我感觉如果我打职业很难打出来,就像一滴水滴进大海。而业余比赛就不是这样,应该说从2008年起,业余比赛呈爆炸式加速办赛,我一年参加20个左右大大小小的比赛,包括一小部分地方性的比赛和职业大赛,一年能有200来盘对局吧。今年加上城市围棋联赛会更多。

一年奖金税后30万元

成都日报:一年平均奖金有多少?

马天放:近年来一年大约接近税后30万元。最多的一年是税后34万元,就是去年。其实只得了三个冠军,陈毅杯12万元,宁波东方大港杯5万元,兰州举行的全国业余冠军7段王争霸赛3万元,亚军拿得比较多。

成都日报:让你保持状态的秘诀是什么?

马天放:一是我经常下网棋。二是我参加的比赛多了比较有经验,因为我还参加过包括几次职业大赛,包括世界大赛,我是想给业余棋界也创造点新闻,比如爆点冷门啊。最近一次是在第17届阿含·桐山杯本选赛赢过杨鼎新,之前赢过崔灿、黄静,最后输给范蕴若。

成都日报:关于女子参加业余大赛很少的这个问题,你怎么看待?

马天放:或许在比赛形式上多搞些花样才能解决。男女在围棋成绩上的差别或许和大脑结构,或许和社会环境有关,未来的科技应该能减少这方面差异。

采访手记

女子学棋,受益终身

琴棋书画,一般来说都认为很多家长会为自己家的女孩培养这些艺术爱好,这四种艺术也是平等的地位。不过从成都棋校赵晓梅校长那里得来的反馈信息,实际上,学棋的女孩子,不管是什么棋,都真的很少很少,一般一个班,女孩子1/10都不到,比如16个男生只有1个女生。“很多女娃娃基本上都学习唱歌跳舞去了,学琴和学画的也不少。”学棋的女孩子如此之少,她们的环境也很艰难,业余比赛的升段赛,也和全国业余公开赛一样,是男女混合的,女孩子想要升段,也是很不容易。也因此,像杜雪雯、高若环等等,她们获得5段证书都是含金量很高,货真价实的。像她们这样放弃学业一门心思在北京道场冲段的,在学棋少女中也是少之又少。成都大部分围棋少女,都是以念书为主,把围棋当做一门爱好。

而实际上,边念书,边下棋,这也是目前棋界人士倡导的一种主流做法。学棋少女们,她们的成绩往往非常好。而且不止是围棋,学任何一种棋,都有利于促进学业的进步。就拿赵晓梅校长本人的例子,她的女儿6岁学围棋,悟不出,8岁改学国象,一下子爱上。很快就在省少儿赛取得名次,而不止是国象表现好,女儿在学业上赵晓梅也从来没操心过。高中毕业时,南开大学和上海财经大学都抢着要她。如今,她已经大学毕业有了一份很好的工作,而在棋方面,她还学习了国际跳棋,并代表成都队参加了两届智运会,取得第6名和第9名,今年的智运会,成都国际跳棋队又一次向她发出了邀请。这是一个棋艺和学业双成功的例子。家长不用操心孩子的学习,孩子自己会管理自己,这是多么美好的事啊。

而今年七中也有两名国象女生保送清华北大。种种迹象表明,女孩子学棋真的有很多好处。虽然女子业余比赛很少,虽然成为一名职业棋手不容易,但作为一个业余爱好,真的能受益终身。甚至就像国象特级大师赵雪所述她为什么学国象,“你喜欢旅游吧?美国签证很难拿吧?对棋手分分钟就拿下了。”围棋少年夏茂杰凭借围棋特长在美国大学界成为名人,国际象棋更是欧美的社交利器。当然,对于那些在棋界勇敢求生存的姑娘们,我们应该致以敬意,是她们让黑白棋界不至于只有男子这个单调的颜色。

本组稿件由记者 赵婷 采写